雨水来不及化走春的颜色
被阳光晒进了风里
随着她再摇一摇沉睡的花儿
却踩响了夏的虫鸣
叶已偷走了花的香
为啥还在睡梦中妒嫉?
一眨眼
是谁穿着月纱
跳着黑色的舞步

评论 ( 1 )
热度 ( 43 )

© EyebrightFoto | Powered by LOFTER